時事

世足賽阿根廷奪冠 一掃黑天鵝侵襲下的長期陰霾

文 / 吳俊裕

歷經36年阿根廷國家足球隊終於再度舉起大力神杯,球隊自卡達凱旋可謂萬人空巷;探究這幾十年來阿國人民從想像、期盼、到不敢想像,實是長期烏雲罩頂,直至2021年阿根廷隊再次獲得美洲杯冠軍、一路攻堅直至問鼎2022年世足賽冠軍,終於一掃黑天鵝侵襲下的長期陰霾!

奪冠之戰 精彩交鋒

甫結束的2022年世足冠軍賽,多被譽為「兩代足球之神的交鋒」;這一場以被稱之為「最後一舞」的梅西,與法國隊的年輕足神姆巴佩交鋒,可謂高潮迭起、精采絕倫,終以12碼球對決4:2的結果讓阿根廷隊高奏凱歌;或曰法國隊雖然贏得亞軍,其越戰越勇、雖敗猶榮!更有許多對於梅西表現的激賞、奮鬥歷程以及過往所留下的金句等,溢美之詞見諸各方。

台體大教授趙榮瑞於賽前將此稱為「僅是51對49的差距」!無獨有偶的加拿大饒舌天王德瑞克(Drake)在賽前以百萬美金簽注阿根廷隊奪冠卻戲劇性地得而復失(註:其簽注規則是以阿根廷隊於正規賽程的90分鐘內勝出,即可贏得賭金);其後,《福斯新聞》更以他的名曲《God’s Plan》調侃: 一切皆是「神的旨意」,吾人亦嘆莫非場內競技亦復如是?

回首來時 烏雲罩頂

回首台灣70年代紅葉少棒傳奇在台灣外交孤立的景況下,為台灣人民注入了一劑強心針;一如台灣、阿根廷社會對於世足奪冠的想望情結不難理解。然而,年年期盼歷經30多年歲月摧殘無疑是雪上加霜的;年復一年的鎩羽而歸令人不知該在何時方能重拾過往的榮光與驕傲。

若非遇上慧眼識珠的巴薩,家中的經濟窘困的梅西至今可能尚無法治癒其先天罹患的「侏儒症」,更遑論要以140公分的身高獲選為國家代表隊選手;後雖榮任國家代表隊隊長,前段期間時有被球迷質疑不愛國、不如阿根廷老球王馬拉度納拚命之譏。

總教練斯卡洛尼在2018年之初只是被任命為兩場國家足球隊「臨時教練」,當時馬拉度納一度批評「連交通指揮都不夠格」、「怎麼能把國家隊交給斯卡洛尼?我們瘋了嗎?吃烤肉可以,但是帶國家隊?他沒那個實力。」不僅如此,早在2006年斯卡洛尼在獲選國家代表隊球員時就飽受質疑,甚至部分球迷稱其為「搞笑的小丑」;在球隊退休後,斯卡洛尼甚至陷入憂鬱。

兩頭獅子 分進合擊

當時在這一個初組成的阿根廷國家隊組合裡,總教練斯卡洛尼以及隊長梅西,在面臨2014年的世界盃之後被媒體評論為「沒有核心、沒有靈魂」的一支爛隊、2018年世界盃前夕被球評形容阿根廷是一支「崩盤的球隊」;卻意外的、陰錯陽差的建立出許多足球團隊所需要的致勝基因。

比如:斯卡洛尼擔任起不同世代球員間「溝通者」的角色,也協助了隊長梅西拆除了「神話」與「國家隊裡的透明高牆」,逐步改善團隊氛圍;在處理2019年的美洲盃南美足協的裁判爭議事件裡,意外凝聚了整支球隊的向心力,並且尋回阿根廷國家隊成員遺失多年的認同感;斯卡洛尼同時也組成了「名將教練團」,並每每提出令隊員信服的戰略觀與戰術規劃。

就這樣,從未被駕馭、充滿足球天賦的戰將明星群體與教練間團隊間逐漸改變二者間的供輸關係;梅西甚至說出「讓斯卡洛尼完成他的計劃,不要再因為一時挫敗而輕易開除有心帶隊的總教練。」而在斯卡洛尼的積極溝通下,逐漸改變了阿根廷國家隊的長期戰略。直至2022年世界盃,球評方靖仁即認為阿根廷隊在剛開賽的心態、企圖心、防守及侵略性都明顯優於法國。

延伸閱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