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烏俄戰爭是霸權的墳場

文 / 水秉和

拜登的戰略構想中,烏克蘭是他的意識形態鬥爭—民主與威權政治鬥爭的前線,是對普丁紅線的直接挑戰,也是壓垮俄羅斯的著力點。拜登支持烏俄戰爭和他是負責烏克蘭的民主轉型和親美轉型有關,也就是説烏俄戰爭的根本原因是它背後有新保守主義理論的支持,加上拜登個人的使命感,所以它注定是一場無法避免的戰爭。

但拜登顯然高估了美國的影響力,低估了對手。他沒有想到,世界上佔了88%人口的大多數國家都沒有跟著他走,反而都參與了普丁的逆襲—儘管是消極地參與。

試想,如果普丁現在的背後沒有習近平,那麼,在進行烏俄戰爭的同時,他還有能力抵禦拜登的極限金融制裁嗎?當然沒有!那爲什麼拜登上臺之後,明明知道川普對中國大陸的貿易戰是失敗的,因爲美國的負擔是90%,中國大陸的負擔不到10%,並且貿易戰加重了美國的通漲壓力,他爲什麼沒有取消川普對中國大陸增加的關稅,改善跟中國的關係?他不但沒有取消關稅,還繼續加碼!因爲他要同時挑戰俄羅斯和中國大陸,這實在很狂妄!

盟友不支持美國的制裁行動

烏俄戰爭爆發後,拜登突然發現,連他的歐洲盟友都不肯停止購買俄羅斯的石油與天然氣,因為切斷俄國的海外財源是制裁成功的關鍵。但美國都無法勸阻歐洲各國向俄國送錢,等於制裁行動實際上栽在自己人手裏!爲什麼他沒有想到,如果要制裁俄羅斯,早就應當拉攏產油國呢?拜登似乎以爲,他只需要拉攏白人世界和歐洲、亞洲的盟友,就足以打敗普丁了,他不需要膚色不同、宗教信仰不同、政治制度不同的國家跟他一起制裁俄羅斯。

值得注意的是,幾乎所有有色人種國家,包括墨西哥、巴西、阿根廷、土耳其、伊朗、沙特、埃及、印度、印尼、馬來西亞、越南以及南非等區域大國,都不肯制裁俄羅斯。這些曾經被西方奴役、殖民、剝削的廣大世界,都不支持拜登的制裁,他們消極抵制制裁的威力非同小可,是有意識地抗議西方五百年來對他們的暴力行爲,還是僅僅趁白人之間的自我殘殺保護自己,或從中獲益不得而知,但他們消極地參與了普丁發動的逆襲。

持久戰等於消耗戰 制裁變成了自殘

儘管西方媒體還在粉飾太平,可是拜登和他的團隊知道,他的極限制裁已經失敗了。當普丁的盧布購買石油的命令一下,盧布價值回調、歐盟內訌,有些國家開始用盧布買天然氣,制裁就崩了。當幾個產油大國都不肯增加產量,制裁就失效了。當中國大陸的銀聯信用卡取代了VISA和MASTER卡,制裁就變成了自殘。當絕大多數的非白人國家都不制裁俄羅斯,制裁就注定失敗了。於是拜登急急忙忙增加對烏克蘭的援助,寄望烏克蘭在戰場上戰勝俄國,聯合北約諸國大幅度擴大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有了大批援助,澤倫斯基的口氣也變了,他不再求和,他要收回失土,於是持久戰開打了。

俄國是資源大國,糧食、能源等可以自給自足,生活上的其他消費品可以得到中國大陸、印度、土耳其等國的供應。持久戰打下去崩潰的將是歐洲,俄國經濟足以支撐它進行好幾年的戰爭,他能夠支持到歐盟的分裂和北約的崩潰。因此普丁需要做的就是繼續打殘烏克蘭,讓歐洲各國陷入消耗的無底洞,歷史告訴我們,歐洲人打仗從來就是要打到筋疲力盡的,因爲他們只會加碼,不知道如何收手。

普丁逆襲反撲 美國霸權面臨崩塌

普丁向美國發動了逆襲,並且得到絕大多數有色人種國家的消極支持,這些國家由於需要進口俄國的能源、糧食與化肥等產品,應該會樂意加入俄國通過他主導的歐亞經濟聯盟,和中國大陸主導的上合組織國家,討論建立一個完全獨立於SWIFT的結算系統。這個系統完全有可能獲得中東產油國和東盟十國的加入,並且可能所有參加一帶一路的130多個國家都會加入。如此,SWIFT的影響力將被腰斬,美國以此制裁各國的能力也會大幅度縮小。

拜登沒有想到的是,在白人世界,他雖然孤立了俄國,但是廣大世界卻在俄國、中國大陸、印度、沙特、巴西等國的後面,對美國和美元體系發動了逆襲。當歐洲崩塌了,美國就變成了一個孤島,在國內需面對積重難返的諸多問題,加上國際上的逆襲,美國的霸權崩塌應當也是大概率的事。

延伸閱讀:烏俄展開持久戰 那一個國家難過冬?

所以説,如果不爆發核戰,在這個白人世界自相殘殺的時候,亞洲大國迎來了巨大的戰略機遇期。如果能夠善加利用,那麼新的世界秩序會向我們招手了,可以猜想,亞洲大國最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悶聲不響地用實際行動保證,在北約分裂之前,俄國的經濟不會崩盤。

延伸閱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