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我在獄中的日子! 系列報導 (五)

文 / 黑金城

有時想想,古代文人有所謂琴棋書畫四藝之說,我非文人郤除琴(音樂)之外棋書畫三藝粗通,所得好處通情達禮(理)四字也。

這些年,不少朋友這樣說我,「你真是個濫好人,脾氣太好了」,這有什麼不好,難不成壞人就得有副刻板地壞脾氣?脾氣的好壞,取決於計較,計較你要用哪種情緒作反應。你看得多了,做得多了,難得的是,想了多了。想多就有想開想不開兩種選擇,我選前者。

想開,要計較的選項就少了,不知尊重,是我獨二須計較之一。這也是我所言,蠢,可以包容;壞,必須修理的意思,蠢不是單指笨而巳,它還有思慮不及之意。體念對象有此想時,包容即生也。這即是好脾氣的形成原因,至於濫好人,此乃我最大的罩門,先友後識而非先識後友,所以吃了不少虧,糟蹋了不少銀兩,但,我都好脾氣,除了通情達禮外,我檢討自己後每次都忘記。

延伸閱讀:我在獄中的日子! 系列報導 (一)

監獄是人性畢露的最大集中營,我在那打滾了廿十多年,值得我壞脾氣計較的還真没幾件。

延伸閱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