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

游於醫游於藝,游於詩詞和草書

陳持平的痴狂與烈愛

文/邱文通

只要提到繪畫藝術,陳持平醫師馬上瞳孔放大、眸子透亮,十足是個畫痴;一旦介紹自己的作品,陳持平立即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簡直就是畫狂。這痴與狂的原始動力,來自他那源源不絕、濃得化不開的烈愛──熱愛他所做的一切。

對繪畫藝術可說是如痴如狂的陳持平醫師,談起他的繪畫創作,有錢鍾書的味道。
(圖/林建榮攝)

為鑲嵌性染色體異常的胎兒賭一把

「孕婦好不容易懷孕了,產檢時醫生卻告訴她,胎兒的細胞有異常的染色體,很可能是畸形兒。如果你是醫師,你敢勸說孕婦把胎兒生下來嗎?」馬偕醫院婦產科醫師陳持平自問自答:「絕大多數醫師不敢,沒必要賠掉自己的名譽和工作嘛,不過,我敢!」

現在產前遺傳檢驗,已有基因定序、基因晶片等技術,但20、30年前,透過羊膜腔穿刺術取羊水細胞做培養和檢測,是確定胎兒是否異常的唯一技術。臨床上,絕大多數羊水檢測結果都很明確,但有不到0.1%是鑲嵌性染色體異常的個案,即染色體是正常與異常混合,非常難判讀。這時,醫師只能據實以告,正常異常比率各多少,異常結果帶來的健康風險有哪些,讓準爸媽自行衡量是否要生。

假若重複檢測,還是正常和異常混雜,多數醫師和準爸媽會選擇引產。但陳持平往往猶豫不安,因爲他發現有些引產下來的胎兒外觀正常,甚至進一步詳細檢查胎盤、胎兒皮膚、血液、重要器官,都找不出任何異常。

「我很震撼,原來羊水細胞在培養過程中,竟然會產生這種鑲嵌性體染色體異常的結果。」陳持平決定,對有疑問的個案,絕對不能只做培養的羊水細胞檢測,還要以基因晶片、螢光原位雜交探針、生物多樣性標記基因檢測,去分析未培養的羊水細胞。

陳持平又獨創性發現產前羊水檢查有鑲嵌性染色體異常的案件,若是同時有正常的染色體,則正常的染色體會隨著胎兒成長成為主流佔多數,異常染色體的比例就會下降,這是一個全世界創新的重要發現,從2010年至今,陳持平救下至少100個以上鑲嵌性體染色體異常的嬰兒。

陳持平說,有些引產下來的胎兒外觀正常,使他的內心產生非常大的衝擊,讓他開始採信未培養羊水細胞的檢測結果。(圖/林建榮攝)

善感又熱情 被醫務耽誤的藝術家

陳持平的繪畫細胞來自家學。祖父陳開泉師承中國一代繪畫藝術大師劉海粟,曾就讀上海美專,和藝術大師李可染是同班同學;父親陳祖儒是新竹商業職業學校創校老師之一,在書法領域表現出色。在父祖輩耳濡目染下,他自幼對繪畫極具興趣,也學過幾年素描。但當了醫生後,幾乎不曾作畫。

重新拾起畫筆,陳持平信手塗鴉,藉著強勁的筆觸宣洩內在急待爆發的能量,越畫越狂熱……。無師自通的他「以心為老師」,人生經歷是他創作的素材,畫筆只是他靈魂表達的方式,大膽奔放的用色,是他內在蘊藏熱情的悸動,狂野不羈的筆觸,是他衝破疆界束縛的爆發。在藝術的世界裡,他不求名不牟利,因為無所求,才能擁有不在意別人眼光的真自由、真寫意,恣意的畫從心而動、縱情的筆隨意走而,馳騁快意人生的畫風捉摸不定,讓人難以想像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他平均每日一幅,樂愛在畫展上親自為親朋好友、舊雨新知導覽,唸著詩、播著歌,分享著生活瞬間引發他情感悸動而幻化出的一幅幅畫作。常看他展覽的老朋友說,陳持平是被「醫務耽誤的藝術家」,並形容他:「對生命既善感又熱情,過去只能把這份濃烈炙熱的感覺壓抑心中,兢兢業業把時間與精力奉獻給醫療和助人,如今畫畫是帖心靈處方,他心有多熱烈,就在畫布上盡情揮灑出對生命的濃情烈愛!」

在狂野不羈、盡情揮灑的畫風裡,陳持平骨子裡飽含著家學淵源的豐厚人文底縕。他說,人到暮年,重讀李商隱〈登樂游原〉:「向晚意不適,驅車登古原,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很有感觸,此外,在眾多唐宋詩人詞家當中,他對愛國詩人岑參〈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的詩和李清照的作品,也特別有感悟。「我喜歡藉由詩詞與歌曲帶來的感動,成為創作的素材,畫出屬於自己的心境感受。」

跨入藝術領域的第八年,從游於醫而游於藝的陳持平決定以唐詩、宋詞為未來創作的主要題材,他說,他準備集結出版《我畫我説》,融繪畫、詩詞、草書及其詮釋於一體,這種藝術形式創新、有趣,而且具有高度中華文化的價值與意義,「我相信有華人的地方就會有市場,也許那一天大英博物館還會鉅資典藏呢!」

本文經《醫學有故事》授權刊登於卓越電子報

原文:游於醫游於藝 游於詩詞和草書 陳持平的痴狂與烈愛

延伸閱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ack to top button